也斯 我从来没见过好像你这样的伞。 你的骨骼这麽娇脆、衣服这麽轻柔 当你打开来你给我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我逐渐习惯了你的存在

我开始在有太阳的日子也带一把伞 坐在咖啡店喝一口咖啡 或者在艺术中心看电影的时候 老是想打开一把伞… 我知道人们在我背后窃窃私语 他们开始说我是个奇怪的男人。 这也不要紧的,只是有时 你老是闭上了,怎样也没法打开。 你冰冷得好像冬天的雨 你锋利得好像早晨的霜雹刺在赤裸的颈背上。 然后有时候你失踪了, 下雨的时候我沿街去找一把伞。 他们说我其实可以在七 十一另外买一把, 或者将就一下,用一迭旧报纸… 「你看,雨停了,还担心什麽?」 我想我真是变得有点奇怪… 特别喜欢的一首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