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悦

  • 2018-04-17
  • 136
  • 0
  • 0

我叫秋水,取自庄子第一章,秋水。秋水时至,百川灌河,径流之大,两涘渚崖之间不辩牛马。如果断章取义,可以这样理解:秋水来了,百川东到海,泥沙之间连牛马都不可辨认。再异意,我来了,众人都指鹿为马了。但我觉得秋水这个名字俊秀飘逸,充满浪漫主义。我便自觉地去掉了异意这层意思。


抛开名字不谈,我这人不怎么喜欢秋天。我曾经盼望过春天,夏天,冬天,唯独没有期盼过秋天。大概是因为一些人有那一种伤秋情节。好像所有伤心的事儿都发生在了秋天。看吧,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憭栗兮若在远行,登山临水兮送将归。寒城一以眺,平楚正苍然 。树树秋声,山山寒色。且不说江淹的别赋写得多么黯然销魂了,单看上面的那几句,句句都充斥着悲哉、寒、别、怆然之类的词语。
看吧,我就是这么不喜欢秋天。
我愿意叫做秋水,但我不喜欢秋天。
那就听听春雨吧,看那打天上洒下来的一丝丝钻进你的脖颈。惊蛰一过,春寒加剧。雨季就开始连绵不绝淅淅沥沥淋淋不绝。携着纸伞躲过这一阵悄然而至的雨,却仍然躲不过这雨季。湿润的空气氤氲着雾气让人想入非非。隔着藏青色的山透着天青色的云,一场又一场的春雨淋漓而过。
水向东流,时间怎么偷?
花开就一次成熟我却错过。
我记得那个时候我们停留在周围朦胧的黑暗里,周围的声音 从脚下流淌,仿佛上好的檀香,没有一丝的飞扬,缓缓的流动,游折,渗透我们的躯体,每一个举手,每一个投足,每一个眼波流转,每一个笑涡,仿佛都受到一种极为柔软的阻隔,也越发的变得温柔。全部的身心投放在这流动的液体,好像春雨浸润土地,一举一动透着一股子异样。去试着想象一下吧,你的手静静的滑过另一只手,这一只手与你的手又决然不同,你的手悄然拢过她柔软的身子,感受着她的温香暖玉。
还有余下的喜悦,这种喜悦 就像夏夜空中的银河乍泄,噼里啪啦的投射下水银似的光。
峰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 。
如果我们的生活中没有一夜醒来发现窗外沉寂了整个冬天的柳枝舒展开来了几支嫩芽,如果没有淅淅沥沥夜雨中中的远处昏黄的几盏灯火,如果没有在你失意怆然而暗自销魂时从远方飘来的粉色信笺上姑娘娟秀的字体告诉你她一直在默默关注并喜欢着你。如果我们没有这种种欢喜,我们该怎么在这漫长的岁月中渡过这样一个接一个漫长的明天。

评论

还没有任何评论,你来说两句吧

你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友情链接 - 衫小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