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雨

  • 2018-04-17
  • 179
  • 0
  • 2

从屋子里出来,原本墨色的天空已经开始沥沥淅淅的下着小雨,远山看起来像泼墨的山水画一样;风吹的人瑟瑟发抖,秋天蓄意存储起来的寒意似乎被这雨水给化开,弥漫在这个城市里;

街上一柄柄的伞连起来,任凭雨就敲打过去,伞柄轻轻一转,雨滴向四面飞去,那是一圈又一圈的飞檐;一柄伞能挡得住秋雨秋风,哪能挡得住秋寒呢?能挡住的恐怕也只有年轻恋人了吧,就像余光中笔下的最好是初恋,有点兴奋,更有点不好意思,若即若离之间,雨不妨下大一点。
真正初恋,恐怕是兴奋得不需要伞的,手牵手在雨中狂奔而去,把年轻的长发和肌肤交给漫天的淋淋漓漓,然后向对方的唇上颊上尝甜甜的雨水。
心生喜悦,整个世界就像新的,有无限的可能;
躺在床上,听着雨水击打在窗户上,想着一滴滴雨水汇成水流缓缓而下,窗下聚集的雨水爬上飞檐,打个圈再落到地上,想着屋檐与树叶间显露的阴沉的天空,想着冷风动枯弦,想着烟雨暗千家;
夜色渐深,杂乱无章的雨滴顺着屋檐飞落下来,地上渐渐的积起了水,就像画画的时候被晕开的墨,一团一团的铺在路上;路上昏黄的街灯投射到积水中,泛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旁边的树摇曳生姿,偶尔掉落的输液像落花,像孤独的人独立窗下,像微雨中燕双飞;
雨水滴落在傍晚归家的车上,看着窗外在雨水折射变得模糊的霓虹灯和车灯,有家的人想着家里的妻子,想着温暖的灯光,想着冒着热气的粥;没家的人呼吸着冰冷的空气,想着萧萧黄叶闭疏窗,想着无人问我粥可温,想着无人与我立黄昏;
在厚重的中华文化中,雨是粘结骨架的筋,历代文人都曾写过听雨的文字;有李商隐笔下《夜雨寄北》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的冷艳凄迷,再有
苏轼的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清旷舒阔,还有某某某的雨中黄昏树,灯下白头人,当然了,还有杰伦那一句最美的不是下雨天,是曾与你躲过雨的屋檐…….
这些诗词似乎就被藏在这雨里,随着风一吹,雨一滴,渐渐的浸到人的骨子里去,无论身处何地,一场雨就会把这些都给拨弄出来,带着各种情感涌上心头.
这么多诗词我还是喜欢南宋词人蒋捷的《虞美人》,少年听雨,年少轻狂,明灯红烛,昏纱罗帐,让人流连忘返,就像少年不识愁滋味,欢愉的时间似乎总是过的快,有人说青春是一本仓促的书,的确是的,少年不管,流光如箭,因循不觉韶光换。
再后来,你长大了,你已经是个成人了.你听雨客船中,青壮年应该是人生中最有激情的时候,你觉得世界一切皆有可能,你上路了,你离开家乡,为了生计而浪迹天涯,为了理想而漂泊南北,风雨袭来时只能在客舟中听着无奈的雨声,消磨忧愁的岁月。瞧那舟外江阔云低,前路茫茫;听那萧瑟秋风中传来几声南飞孤雁的哀鸣声……此情此境怎不让人柔肠寸断。每个人大概都会有如此经历,但不可如此丧气,人生到青壮年就应该打拼,无论是为了生计还是为了理想,都应该努力的去拼。
再后来,你年纪渐长,双鬓渐白,有了许许多多的人生经历,一无所谓世间之事;人生嘛,悲欢离合总无情;任他去吧……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实在编不下去了,借余光中一句话结尾;
听听那冷雨。

评论

还没有任何评论,你来说两句吧

你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