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炉诗话

听雨

从屋子里出来,原本墨色的天空已经开始沥沥淅淅的下着小雨,远山看起来像泼墨的山水画一样;风吹的人瑟瑟发抖,秋天蓄意存储起来的寒意似乎被这雨水给化开,弥漫在这个城市里;

也斯 我从来没见过好像你这样的伞。 你的骨骼这麽娇脆、衣服这麽轻柔 当你打开来你给我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我逐渐习惯了你的存在

万物生长

似乎可以听得到骨头生长的声音。所以,我们可能会这样,当我们早上醒来,我们的裤子已经不能把我们瘦长的脚脖儿盖得严严实实了。母亲们大多不会在这个时候给孩子们置办新衣服,我们穿着破旧的衣服,这些衣服大多是哥哥或者亲戚家的,穿上去好不协调捉襟而肘见 […]

热风

从一封匿名信里看见一句话,是“数麻石片”(原注江苏方言),大约是没有本领便不必提倡改革,不如去数石片的好的意思。因此又记起了本志通信栏内所载四川方言的“洗煤炭”。想来别省方言中,相类的话还多;守着这专劝人自暴自弃的格言的人,也怕并不少。   […]

读书这件事

高中时代看过王二的时代三部曲《黄金时代》、《白银时代》、《青铜时代》,大二那一年挺喜欢王小波的杂文, 后来逛知乎, 看到有人在吐槽说冯唐的小说不如王二的小说; 我一看,不行啊,我是王二的粉丝,我要手撕这帮喜欢冯唐的家伙; 于是当时从图书馆借 […]